第 31 章 (第1/5页)

“.....”沈思柠更紧地抱着日记本,生怕被他抢了去,

“我现在不能给你看....以后,以后有机会的话,会让你看的

裴时礼原本没有多大的兴趣,但见她紧紧护着日记本,眉梢高高挑起,“以后,是指什么时间?”

沈思疗展地着日记本,如果不是他然拿到这个日记本,沈思行要忘记,在中时期,还日记的习惯那时候学习压力大,每晚睡前都会写日记,因为没人看,往往只是一两句话,有时候是抱怨考试太难,有时候可能只是随便感慨一句--今天天气不错。

她写不来动人的情话,大多是她成绩的进步轨迹,看着自己的分数越来越高,排名越来越靠前,就有种和他越来越近的感觉。“十年后-”沈思柠看着他的眼睛,

裴时礼淡淡地睨着她:“你怎么不说等我死了后,把日记本烧给我看?”

“等到十年后,我就把日记本给你看。”

沈思柠:......

“五年,五年总行了吧。”沈思柠跟他讨价还价。

裴时礼:“一年。

”....."沈思柠咬了下唇,据理力争,“三年,最短三年。

裴时礼盯着她看了几秒,“成交。

沈思柠稍稍松了口气。

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在游轮上的争吵,让她有了心理阴影,沈思柠对和他坦白这件事,内心是忐忑的,需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。三年的时间,他们的感情应该会更亲密了,说不定有了孩子,到时候再把暗恋他的事和盘托出。

“我们下去吃饭吧,不然爸爸妈妈要等急了。”沈思柠想要结束日记本的话题。

裴时礼却没动,眯起眼睛,定定地盯着她,忽然问:“你这日记本里写的,是你那个暗恋对象?”就思没法认

裴时礼低头看她心虚的表情,胸口克制不住地涌上一股躁意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嗓音低沉到压抑,“不看了。”“....”沈思柠仰着脑袋,对上他的眼睛,“我保证,我和你之间不会有别人,我们是夫妻,我不会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。裴时礼脸色缓了缓,声音仍是冷沉的,“如果他又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呢?”

沈思柠想也不想地回:“我不会出轨,包括精神出轨。”

她的态度真诚,裴时礼自然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,选择让自己去忽略那个人,只是见她紧紧地抱着日记本,心头仍有几分克制不住的愤怒,一步步逼近,将她抵在办公桌上,俯身吻了下来。他平日里对她还算温柔,但只要一涉及这种事,骨子里的暴戾和凶狠露了出来,一点也不温柔,肆虐着她的嘴巴,凶狠得仿佛要把她吃掉。“别....”沈思柠去推他,喘着粗气,“爸爸妈妈还在楼下。”

裴时礼皱起眉,嗓音低哑:“今晚不在家住。

沈思柠疑惑:“去哪儿?’

“酒店。”

好好的家不住,去酒店干嘛。沈思柠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去酒店干什么?”

裴时礼低眸,看着她迷茫地望着他,红唇被津水潋滟得湿润,他闭了闭眼,眼前闪过无数次他进入她时,她总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,可怜兮兮的,妩媚又勾人,求他轻点慢点。他俯下身,压着声音,仿佛在用气泡音说话,磁性性感的嗓音撞击着她的耳膜:“你。”

沈思柠愣了愣,反应好几秒才明白他的意思,脸蛋瞬间爆红,嗔怒地瞪着他,“你.......

她“你...”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,裴时礼扣着她的后脑再度吻了下去,沈思柠被他亲的

迷迷糊糊的,伸手勾着他的脖子,回应他的吻,谁知他忽然拉开距离

沈思柠眼神迷蒙地看着他:“....怎么了?”

裴时礼动作顿住,目光朝门口的方向看过去

沈思柠一顿,僵硬着脖子,慢吞吞地顺着他的视线,看到站在门边的沈思瑶和沈思义,姐弟俩趴在门框上,睁大眼睛,生怕露掉什么细节。沈思柠遍尬地闭了闭眼,辨到忍不住抠地。

眼见暴露了,沈思瑶率先反应过来,拉着沈思义就往走廊跑,还撂下一句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的话:“我们什么都没看见!!!”被弟弟妹妹看到她和裴时礼接吻,沈思柠恨不得立刻

个地缝钻进去,抬手用力地擦了擦嘴巴,把口水擦掉,“都是你的错!”

裴时礼单手插兜,丝毫不觉得尴尬,“走吧,下楼吃饭。

还吃饭

她哪有脸下楼吃饭。

饭还是要吃的,沈思柠忍着尴尬,强行冷静脸,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,镇定自若地和方女士聊天,沈思瑶冲她挤了挤眼睛,她也装作没看到。“你们今年过年,打算回江城,还是在这里?”方诗曼闲聊般地问道。

裴时礼温声道:

“在这里,辛苦妈妈了。”

方诗曼被他这声“妈妈”叫的心都化了,裴时礼对沈家人十足的彬彬有礼,哪怕如今沈家的许多生意都仰仗着裴家,但他完全没有任何大少爷的架子,简

最新小说: 又破案了,我成了警界瑰宝[刑侦]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和嫡姐换亲以后 穿成霸总文里的男保姆后,成了他小婶 杰森的快乐小狗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 我能看见凶案现场[九零刑侦] 被继妹抢亲之后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[六零]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荒山来了个大美人[年代]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兜了一个圈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