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缕书院 > 都市言情 > 我的独立日 > 第三十五日

第三十五日 (第1/3页)

第三十五章

吐掉泡沫,祝今夏扭头往教师宿舍跑,一鼓作气奔上三楼,咚咚咚把门拍得震天响。

大半夜这敲法,屋里很快传来时序火大的声音。

“谁啊?”

“我。”她的声音绷得紧紧的,带着兴师问罪的意味,“祝今夏。

乍一听是她,门内寂静一瞬。

“已经躺下了,有事明天说。

这在祝今夏看来无疑是心虚的表现。

哐哐哐。

又是一顿敲,铁门都要给她卸下来了。

“开门,时序。”

怪他,想着她是义务支教,又是城里来的公主,对她过分好脾气了,全校也就她敢这么蹬鼻子上脸。时序顶着张黑脸,三两下套上老头衫,穿着大裤衩来开门。

“知道现在几点吗一

祝今夏站在门外,劈头盖脸打断他:“不是说老李进城办事,捎你一程吗?”

他凶,她更凶。

祝今夏一口气爬上三楼,这会儿呼吸急促,双颊还带点潮红。

"....."时序看她片刻,“怎么了?"

祝今夏直勾勾盯着他,一字一句:

“老李跟你去了吗?”

“....."

时序没有回答。

也用不着他回答,她原本就是带着答案来的。祝今夏拨开他,大步流星往厨房走。柜子上摆了只泡酒缸,晚饭时还是满的,如今已经空了一她回过头来,“酒呢?"

时序站在门口,还是没说话。

直到她从厨房走出来,再度停在他面前,抬高嗓门又问一遍:“问你话呢,酒呢?”

他才回答说:“你不是都知道了吗?老李喝了。”

一个前脚走,一个后脚来,想也知道是撞上了。

祝今夏捏紧手心,又问:“上哪买的奶茶?”

“县城。”

“你大晚上去县城去干什么?”

这算什么?严刑逼供?

时序揉眉心,“不是说了吗,去取点东一

“时序。”祝今夏看着他,“说实话。

屋里安静了一会儿,他放下手。

“去买奶茶。”

“....

她就知道。

她就知道!

祝今夏像只鼓胀的气球,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。算算时间,晚饭是六点吃的,奶茶是十一点送来的,来回就五个小时...“你超速了???”

“大晚上没车,开得快了点。”

"你不要命了!"

祝今夏快跳起来了。一边是山,一边是金沙江,翻车就是个死,他还敢超速。

时序说:“这条路开多少年了,闭着眼睛也能开完。”

“你还敢闭着眼睛开???"

时:“祝今夏,你冷得点。

她这会儿像是一点就燃的炮仗,根本不讲道理和逻辑。祝今夏自己也意识到了,一时没说话,脑子里乱糟糟的。头顶灯泡老旧,不知蒙了多少灰,压根照不亮。

在这当头,祝今夏还有空想,或者不是灰尘大,是瓦数低,他这么抠门,灯泡用最底瓦数的也不奇怪。可就是这么抠门的人,来回开了五个多小时车,就为买杯奶茶给她。

还他妈难喝的要命!

祝今夏几乎记不起那杯奶茶是什么味道,只记得芋圆泡发了很黏牙齿,红豆不新鲜根本嚼不动。

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忽然意识到,她到底为什么发火?她根本没有生气的理由。

一股莫名的底气支撑着她把门拍的震天响,上门兴师问罪、刨根究底,然后呢?

然后就发现,底气消弭于无形,只剩下个空架子。

抬眼再看时序。一身老头衫皱巴巴的,洗得发白,肩背上似乎还有个破洞。

下巴上的胡茬长出来了。早上从山上下来,学校里一摊事等着他,也没来得及刮,这会儿在昏暗的光线里泛着青,叫人想起下山时在云雾里若隐若现的远山祝今夏沉默太久,最后是他先开口。

“有那么难喝吗?至于发这么大火?”听上去有点无奈。

“难喝。”祝今夏盯着他肩膀上的洞,“难喝的要死。”

时序顿了顿,语气里带点无奈:“那下次不买了。”

“这次也不该买。”她掐着手心,越看那破洞越心烦,“油不要钱?你很闲?不是死抠吗,做这亏本生意干嘛?”拿来买件衣服不好吗,也不看看身上穿的都破成什么样子了。

祝今夏的语气很不好,时序却越发平静,他看她半晌。

“上网查了下,心情不好怎么办。

她一顿,目光从破洞移到他脸上。

".....下面评论最多的是,喝杯奶茶,吃点甜食就好了。””

祝今夏破天荒骂了句脏话:“使逼吗?网友的话你也情?”

“试试呗,反正也

最新小说: 又破案了,我成了警界瑰宝[刑侦]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和嫡姐换亲以后 穿成霸总文里的男保姆后,成了他小婶 杰森的快乐小狗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 我能看见凶案现场[九零刑侦] 被继妹抢亲之后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[六零]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荒山来了个大美人[年代]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兜了一个圈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