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仇的毒蛇 (第1/4页)

小姑娘紧张可怜的反驳,却隐隐透着一种言不由衷的别扭劲儿,好似生怕被盛山郡看穿她那点小心思似的。盛山郡心口更热,他一步一步走过去,铁靴踩在地面上,发出沉闷的声音,他走一步,帷帐里的姑娘便颤一下。“既然没看,那顾姑娘在哭什么?”

下一刻,他已经行到了帷帐前。

高大强壮的男人将帷帐堵的水泄不通,高大的影子覆盖在帷帐上,仿佛无路可逃。

他缓缓伸手,将帷帐撩拨起,像是撕开他们之间最后一层窗纸。

帷帐内跪坐着一个白皙的姑娘,芙蓉如面柳如眉,身上没有任何衣裳,只有一件可怜

巴巴的草湖绿色的肚兜,丝织绸缎裹着纤细的腰,圆润泛粉的膝盖跪在床榻上,嫩的像是刚剥壳的荔瓷白的玉与嫩色的绿相互交映,似是一枝春,戏弄白蔷薇。

她太香了,连带着整个床榻间都隐隐漂浮着一股体香气。

她似是没想到盛山郡会直接擦开她的帷帐帘,顿时像是受了惊的猫儿一样往后面爬去,试图和盛山郡拉开距离。她那张静美的面色都微微涨红,带着一点恼着,拔高了声音喵喵叫:“盛公子,你怎么能擅自入我帷帐!”她跪坐时,身上的肚兜勉强还能盖住她的身形,但她一动起来,那肚兜便遮盖不住她皎白的身形,几个躲闪的动作间,已足够让盛山郡看个通透。纤细的腰,圆润的腿,白嫩嫩的足腕,泛着粉的腰窝,每一处,都像是精雕细琢一般。

而此时,顾婉玉已经躲进了柔软的被褥间,用绵蓬蓬的被褥裹住了脖子以下,只露出一张羞红的面,有些愤愤的瞪着盛山郡。但当盛山那沉沉的目光落到她身上、两个人对视上的时候,顾婉玉那股凶巴巴的劲儿立刻泄下去了,她红着脸偏过视线,似是不知该如何与此刻的盛山郡言谈。这世上的许多事都不需要去问个清楚,有些时候,一个女子的羞涩,能胜过很多解释。

盛山郡只觉得腰腹间涌起一股烫意,二十多年

曾碰过女人的身子在此刻叫嚣着某种冲动,他不可抑制的,向床榻上的姑娘通过去。

“柳姑娘还未曾回盛某的话。”盛山郡的喉头发紧,他的喉结上下一滚,嘶哑着问。

床榻随之一沉。

他逼上来了。

“回、回什么?”她的声音在打颤。

男人高大的身影将娇小的姑娘全都笼罩住,哪怕之前就设想过这样的场景,但此刻,顾婉玉还是觉得心惊。她前面十几年都是被盛枝意养在手心里的千金贵女,这一生都不曾失礼出格过,就算是和顾乘风生了情,彼此也未曾越雷池半步,而现在,她即将发生那种事一只需要想一想,她就觉得心口发慌。

但她知道,她不能退缩。

这是她报复盛枝意的第一步。

她必须得到盛山郡的喜爱,必须牢牢占据在盛山郡身边,像是一朵菟丝花一样,死死的缠住他。

“盛某问,顾姑娘是不是看了盛某的信。”他已经膝行跪到了床榻间,他太高了、太壮了,似是有顾婉玉两个人一般宽,一只手压下来,便能将顾婉玉整个人锁在他的胸膛间。男人身上的气息滚热,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侵略感,他还什么都没做,顾婉玉便已经觉得眼前发昏了。“看了吗?”他压得越来越近,几乎与顾婉玉紧贴,他们之间只隔着一层被褥,顾婉玉能够感受到他的重量,和他身上坚硬的麟甲。“看了。”她无处可躲,似是不敢再撒谎,只昂起一双水润润的眼,含着泪看着盛山郡,道:“盛公子出身高,俊美威猛,自当有一个高门大户的正妻来配,自明日,婉玉会离开的。”昏暗的床榻间,温婉的姑娘盈盈落泪,说出要离开的话的时候,还抬起眼来,满是不舍的瞧着他。盛山郡的一颗心都被瞧软了。

他的手落到顾婉玉细腻的面上,粗糙的指腹轻柔的拭掉她面上的泪,望了她片刻后,他才低声开口道:“我不寻任何人做妻,你给我点时间,待我父回来,我会与我父言明你的身份,我要你做我的正妻,只要你,过几日我姐姐安排的宴会上,我会与姐姐说明,我已有心上人。“只是姐姐并不喜你,所以我暂时不能与姐姐说明你的身份,婉玉,你等一等我。”

昏暗的床榻间,盛山郡的眉眼坚定,掷地有声。

他向他喜爱的姑娘,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,就算是顾婉玉身份不好,他也会对顾婉玉好。

而顾婉玉听了此话,只觉得心口一阵激动,一双水杏眼中有泠泠的光在闪动。

只要有了盛山郡这句话,她便不会输了!与盛枝意斗了这么多回,她终于要胜了!

只要能赢过盛枝意,她做什么都行!

下一瞬,她扑抱进盛山郡的怀抱中。

姑娘纤细柔美的身子贴靠过来,似是能将全天下的冰雪都融化,盛山郡的手不受控的落到她的背上,白嫩软脂间,似荡人魂。盛山郡不是没有忍耐过,但他的底线只有那么浅浅的一层,顾婉玉铁了心要踏过来,他便再也忍耐不住了。再往后的事情,便不再是顾婉玉能掌控的了。

床榻陷了又起,

最新小说: 又破案了,我成了警界瑰宝[刑侦]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和嫡姐换亲以后 穿成霸总文里的男保姆后,成了他小婶 杰森的快乐小狗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 我能看见凶案现场[九零刑侦] 被继妹抢亲之后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大美人怀了宿敌的崽儿[六零]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荒山来了个大美人[年代]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兜了一个圈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